外汇的买卖»外汇的买卖价是从外汇指定银行角度而言的»外汇的买卖怎么操作»外汇的买卖应使用中间汇率»外汇的买卖应使用什么汇率»外汇的买卖价是从哪个角度而言的»外汇的买卖价如何确定»外汇的买卖技巧»中国工商银行可以买卖外汇吗»个人买卖外汇的基本程序包括外汇平台哪个比较好»外汇对换»什么叫做外汇»外汇点差什么意思»外汇怎么购买»外汇网址»是国际外汇»外汇平台靠什么赚钱»外汇学习入门»有哪些外汇平台»英镑外汇走势»外汇交易中心网站»国际外汇»网上炒外汇»外汇今日行情»怎么看外汇行情»外汇评论网»外汇走势图»怎样做外汇交易»福汇外汇»
2020/9/30

外汇的买卖

买卖外汇类非法经营案中,所有被冻结、扣押的资产都要被没收吗?
买卖外汇类非法经营案中,所有被冻结、扣押的资产都要被没收吗?

作者:曾杰律师,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广强律所高级合伙人暨非法集资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卢捷培,广强律所非法集资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研究员被扣押、冻结的货币中,只有切实证据能证明相关货币是准备用于交易,才属于涉案金额在非法买卖外汇类非法经营案中,警方在侦查中,往往扣押相关可能涉案的资产,比如现场搜查到的人民币、外币等等,或者冻结相关银行卡内的资金,如果经查证,属于准备用于人民币-外币交易的资金,或者是有证据证明是已经进入交易环节的资金,或者是违法所得等等,就属于涉案资金,最终法院会依据法律规定作出没收的判决(没有真正进入交易环节的资金不能算入犯罪金额)。如果是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相关资金是准备用于交易或者是违法所得,就不能扣押或者冻结,或者在前期扣押冻结后予以解除相关措施。案例解析:比如在上海的(2015)黄浦刑初字第1016号非法经营案中,被告人吴某某为牟取非法利益,非法向肖某、奚某、马某某、黄某甲、庄某某、王某某等人收购及销售美元、欧元、日元、港币、澳元等外汇,并利用本人银行卡的账户进行转账结算,交易金额合计人民币12,800,000余元。2015年8月27日,被告人吴某某在某银行大厅被公安人员抓获,并从其随身携带的电脑包内查获准备用于出售的英镑、美元、欧元、日元、港币等外汇,合计折合人民币763,500.00余元。但是,吴某某辩称,案发当日从被告人吴某某处扣押的外币中,除了2万余元英镑属预售的事实外,其余外币尚未进入交易环节,故对此不能认定为犯罪数额。最终法院经过调查认定,被告人吴某某案发当日随身携带的外币中,除有证据佐证20,000余元英镑已预售的事实外,并无确实充分证据证实其余外币已进入交易环节,故不宜认定其余外币为犯罪数额。在这类外汇类案件中,的确存在当事人的相关银行卡资金(一般为人民币)、持有的现钞(一般为外币)等被公安机关在前期侦查中冻结、扣押,但是这类资金如何定性的问题,是否要没收上缴国家,是由法院决定,而证明这些资金属于涉案资金属于涉案资金或者作案工具的证据,证明责任在公诉方,而不是在被指控方。类似的案例如广州市审理的(2018)粤0104刑初575号,该案中,关于对扣押财物的处理,公安机关在被告人马某1的房间查获人民币现金359万元,在马某2的房间查获现金人民币14,997.5元、美元79,950元、欧元12,500元、港币9,000元,马某1辩解359万元中其中约200多万元是其父亲做生意所得,并交其存放,其余则是外国人放在其处,但其兄马某2则称不知款项性质;马某2供认查获其人民币现金是自己的,外币则是外国客户存放要求出售的。现有证据证实马某1、马某2均有从事非法兑换外币交易,且与他们同住的马某军供认马某1、马某2与他人兑换后的人民币现金会放在家中房间里,其到银行取出的现金也会放在家里,需要换钱时才拿出,被抓时在房间里查获的300多万元现金就是其从银行取出准备档口用于跟客户换钱的,证实查获马某1、马某2的现金是非法兑换交易的资金,法院认为应作为赃款予以没收。法院如此判定的原因,是结合了当事人本人的以及与他们同住的人员的相关言词证据,从而不认可当事人对于资金不属于用于准备拥有外汇交易的辩解。而对在其他被告人,如马某辉身上查获的现金人民币21万元,马某辉辩解是准备在银行存入给奶奶治病,但没有任何相关证据,且现证据可证实马某辉有非法从事外币兑换交易,故在其身上查获21万元,也应作为赃款予以没收。对扣押马某珍的手提电脑,因未检出与本案相关内容,无证据证实与本案有关,故不予处理。对查获各被告人的手机、银行卡、U盾、点钞机等物品应以犯罪工具予没收。而对于上海和广州的这两个案例,可以看出,相关法院在判定相关资金(特别是现金)是否属于涉案资金的问题时,会结合案件本身特点来进行认定。在以现金交易为主的案件中,比如上海的(2015)黄浦刑初字第1016号非法经营案中,现场查获的相关资金是否属于“非法外汇交易的准备金”或者违法所得,判定的标准实际上非常严格,但是在广州案中,大量的交易都通过银行卡打款,法官在判定相关资金是否属于涉案资产时,标准就会扩大到当事人本人和同案人的供述,如果当事人本人无法给出合理解释或者提供证据证明合法资金的,都会进行有罪推定,这种判定方法,如果没有其他的依据,则有待商榷。而在广州越秀区的(2019)粤0104刑初168号外汇类非法经营案中,被告人李某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均不持异议,并认罪,但辩称公安人员从其处缴获的人民币72万余元中的57万元是他人暂放其处,不是赃款。对此问题,法院也做出了阐述,对于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李某款项中的欧元20,720元、美元69,968元、人民币152,500元,由于可认定为赃款,应予以没收。对于公安机关扣押被告人李某款项中的人民币57万元,现有证据无法确定是为本案赃款,故本院不作判决,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理。评析:这种交由公安机关处理的方法,实际上,就确认了该笔资金是否作为涉案资金,公诉方并没有提供有力证据,而公安机关对于这类无证据证明是涉案资金的财产,在案件判决后,应该及时解封处理。法律依据就是《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适用查封、冻结措施有关规定》第三条 查封、冻结以及保管、处置涉案财物,必须严格依照法定的适用条件和程序进行。与案件无关的财物不得查封、冻结。而在(2018)粤01刑终1859号黎某某案中,该案中,被告人黎某某上诉称,公安机关现场缴获的被告人黎某某所有的现金人民币832,176元不属于本案用于非法经营的赃款及其孳息范围,系被告人的合法财产,依法应当返还予被告人黎某某。对此问题,法院如何评析:法院认为同案人黎某强在侦查阶段供述称,公安在其居住的房间的保险柜里面搜出人民币832,176元,美元31,793元,欧元2,090元,港币580元,这些都是其三兄妹用于兑换外币的钱。同案人黎某芳供述称在其租住的地方二楼,即其二哥黎某强睡的房间保险柜搜查到其三兄妹用以兑换外汇的本钱人民币约76万元,兑换回来的美元三万多元、欧元两千多元。结合上诉人黎庆军与同案人等从2011年5月至被抓获前一直与他人非法进行外汇兑换交易,且现场缴获的现金包含数种外币的事实,故应认定缴获的款项为各被告人用于非法买卖外汇的资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本文为个人办案研究和经验总结,意在为司法实践提供有价值的思考,行文仓促,如有错别字和观点疏漏,敬请指出和谅解。广强律所曾杰非法集资金融犯罪辩护团队写于2020年9月29日,编辑:助理乐吾、沐夏)

2020/9/29 22:51:30

外汇局: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
外汇局: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

支付曝光台(ZFBGT.COM)讯: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规定,外汇局9月26日通报了10起违规典型案例。这10起案例发生于2017年7月至2019年12月,均为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涉及山东籍张某、河北籍李某、福建籍杜某、福建籍何某、广东籍葛某、江苏籍夏某、浙江籍徐某、浙江籍韩某、北京籍李某、上海籍王某10名个人,违规金额合计277余万美元,共处罚款209余万元人民币。其中,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为10起案例中最高。通报显示,10名个人的行为均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均被处以罚款,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其中,山东籍张某被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为10起案例中最高。近年来,为加大宣传警示力度,引导市场主体合规办理外汇业务,外汇局加大对银行、企业、个人有关外汇处罚案例的公开通报力度。今年4月,外汇局曾两次通报共20起跨境赌博资金非法转移案例,7月通报了10起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案例。外汇局9月25日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报告》就指出,以“零容忍”态度严厉打击地下钱庄、跨境赌博等外汇违法犯罪活动,维护外汇市场健康发展。以下为9月26日通报的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8 17:44:55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十大典型案例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十大典型案例

本文源自:证券日报网 昌校宇    本报记者 昌校宇    9月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在官网通报10个违规典型案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编辑 上官梦露)

2020/9/27 20:40:36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十大典型案例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十大典型案例

本报记者 昌校宇9月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在官网通报10个违规典型案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编辑 上官梦露)

2020/9/27 20:02:21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十大典型案例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十大典型案例 :证券日报网    本报记者 昌校宇    9月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在官网通报10个违规典型案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编辑 上官梦露)

2020/9/27 20:02:00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处罚信息纳入征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 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责编 | 郑宗敏

2020/9/27 10:49:00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

2020/9/27 9:35:34

外汇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外汇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外汇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7 9:19:15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 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7 8:55:25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网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 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 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7 8:47:00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新京报快讯 近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7 8:43:58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7 8:18:00

非法买卖外汇用于境外赌博被罚50万!外汇局通报10起案例

非法买卖外汇用于境外赌博被罚50万!外汇局通报10起案例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27日电 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关于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这是外汇局今年以来第三次向社会通报涉及跨境赌博资金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中新经纬APP)

2020/9/27 8:05:21

非法买卖外汇用于境外赌博被罚50万!外汇局通报10起案例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27日电 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关于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这是外汇局今年以来第三次向社会通报涉及跨境赌博资金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中新经纬APP)

2020/9/27 8:05:21

非法买卖外汇用于境外赌博被罚50万!外汇局通报10起案例
非法买卖外汇用于境外赌博被罚50万!外汇局通报10起案例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27日电 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关于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这是外汇局今年以来第三次向社会通报涉及跨境赌博资金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中新经纬APP)

2020/9/27 8:05:00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新京报快讯 近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国家外汇管理局

2020/9/27 7:30:36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国家外汇管理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7 7:30:36

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

新京报快讯 近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了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编辑 杨利:国家外汇管理局

2020/9/27 7:30:36

国家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
国家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

人民网北京9月26日电(记者 杜燕飞)国家外汇管理局26日发布通报,公布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的案例。国家外汇局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责编:邱烨、罗娜)

2020/9/27 7:22:00

国家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
国家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

本文源自:人民网-金融频道人民网北京9月26日电(记者 杜燕飞)国家外汇管理局26日发布通报,公布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的案例。国家外汇局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6 22:00:32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6 21:54:04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最高涉案58.6万美元,处罚信息将纳入征信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最高涉案58.6万美元,处罚信息将纳入征信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最高涉案58.6万美元,处罚信息将纳入征信 每经编辑 毕陆名 9月26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的通报。全文如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封面图片:摄图网

2020/9/26 20:52:25

国家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

人民网北京9月26日电(记者 杜燕飞)国家外汇管理局26日发布通报,公布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的案例。国家外汇局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6 20:33:00

国家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

国家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 :人民网-金融频道人民网北京9月26日电(记者 杜燕飞)国家外汇管理局26日发布通报,公布10起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的案例。国家外汇局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国家外汇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6 20:33:00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6 20:27:00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

外汇局通报十个非法买卖外汇跨境赌博案例,处罚信息纳入征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 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6 20:27:00

严查资金通道 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10起
严查资金通道 外汇局通报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10起

本文源自:中国网财经中国网财经9月26日讯 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官网26日消息,国家外汇管理局通报10起非法买卖外汇用于跨境赌博的案例。这是外汇局今年以来第三次向社会通报涉及跨境赌博资金的非法买卖外汇案例。以下为通报原文: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非法买卖外汇从事跨境赌博案例的通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五十六号)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532号),国家外汇管理局加强外汇市场监管,严厉打击跨境赌博所涉资金非法买卖行为,维护外汇市场健康良性秩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711号)等相关规定,现将部分违规典型案例通报如下:案例1:山东籍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张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58.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49.8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2:河北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12月,李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14笔折合46.5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3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3:福建籍杜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至5月,杜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5笔折合31.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4:福建籍何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6月,何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折合30.6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21.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5:广东籍葛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5月至2019年11月,葛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21笔折合24.8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7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6:江苏籍夏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6月至10月,夏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6笔折合24.3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6.6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7:浙江籍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7年12月至2018年1月,徐某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8.9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5.9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8:浙江籍韩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2月,韩某通过地下钱庄非法买卖涉赌外汇资金3笔折合19.4万美元。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3.2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9:北京籍李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8年7月,李某通过在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上刷卡,非法买卖外汇折合12.4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2.1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案例10:上海籍王某非法买卖外汇案2019年3月,王某通过个人非法买卖外汇2笔折合10.2万美元,用于境外赌博活动。该行为违反《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根据《外汇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处以罚款10.3万元人民币。处罚信息纳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

2020/9/26 17:25:34

©2020 外汇DIY waihuidiy.com 联系我们

外汇DIY随心所欲看最新外汇市场新闻。